登录?工作現場的國家認同和策略互動

登录?工作現場的國家認同和策略互動

不管在國外或國內,我們經常聽到人們稱自己或他人為「華人」。即使「華人」一詞在某些時候可以用來當作政治動員的口號(例如:支持華人候選人)或是被轉化成更廣泛的政治訴求(例如白種人歧視華人),一般對於華人的認知仍多著眼於其文化和族群上的相似性;換句話說,這個詞彙並不以國家作為特定疆界,而是較近似於Benedict Anderson所稱的「想像共同體」(imagined community)。

「不得不」順服?建構一個華人剝削華人的黑工市場

「不得不」順服?建構一個華人剝削華人的黑工市場

澳洲成為華人移民、留學以及打工度假的熱門國家已不是新鮮事。然而,並不是所有的學生和背包客在澳洲都過得如想像中的美好,事實上多數淪為打「黑工」,受到雇主的各種壓榨和剝削。「黑工」一詞乃是相對於「白工」而言,其特性在於薪資以現金發放、不需繳稅,但無退休金和保險,薪資也通常遠低於澳洲的法定最低薪資(16.87澳幣,約398台幣)。這些低薪且無保險的「黑工」不僅只發生在背包客較常從事工作的農場和肉廠,在華人餐館和其他各種產業中也隨處可見。